文玩折扇赏析网

浑河之战:揭秘戚家军的传奇故事

09-13

咱们在辽阳之战这里先暂停一下,讲一些从前没有讲到的东西,今天咱们就来说一说明朝北方边境驻守的浙江军队的故事。其实有一点是必须说明的:戚家军这个称号从理论上来讲其实并不合理,因为这听起来像是戚继光自己的私兵。戚继光虽然本人神通广大,但也没有达到这个地步。所以说把一切戚继光死后出现在明朝北方边境的浙江军队笼统地称之为“戚家军”是不科学的。

头裹红布的明朝南方军队。

咱们把戚继光的戎马生涯理一理:戚继光,字元敬,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嘉靖中期继承了父亲的职位,后升任都指挥佥事,嘉靖三十五年改任宁绍台参将。其实戚继光的军旅生涯最开始的时候并不顺利,在他成为宁绍台参将的第二年就在岑港之战中和俞大猷等明军将领一起险些丢失官职,虽然最后戚继光攻克了岑港,但也是灰头土脸。

使用斩马刀的南军。

倭寇在这一年又攻打台州,戚继光于是又吃了弹劾,好在有攻灭汪直余党的战功,这才保住官职,改任台州、金华、严州参将。到嘉靖三十八年,戚继光请求在义乌招兵三千人“教以击刺法,长短兵迭用,由是继光一军特精。又以南方多薮泽,不利驰逐,乃因地形制阵法,审步伐便利,一切战舰、火器、兵械精求而更置之”这三千人可以看作狭义上的戚家军。自此之后直至嘉靖四十一年,戚继光、卢镗、俞大猷等将领携手合作,给予沿海的倭患以致命打击。

明军南方步兵。

直到隆庆初年,戚继光被调往蓟州“给事中吴时来以働门多警,请召大猷、继光专训边卒。部议独用继光,乃召为神机营副将,会谭纶督师辽、蓟,乃集步兵三万,征浙兵三千,请专属继光训练,帝可 之”此处是《明史戚继光传》的记载。明实录中记载“给事中吴时来言:两广总督谭纶、总兵俞大猷、戚继光皆知兵宜召来”可见戚继光到北方最就是来协助练兵的。按谭纶的章奏可知,戚继光在蓟州得到的浙江士兵人数远远超过了最初拟定的三千人,人数达到了一万两千余人,谭纶在章奏中是这样说的“燕赵之士虽多慷慨,自备胡以来锐气尽矣,非募吴越习战卒万二千人杂教之事必无成!此万二千人者臣与戚继光召之,可立至用之可立效,教成之后留之实边,可使从者半散之归农,可立遣无后忧”有一部分人还在当地屯田。

明军骑兵。

无论是《明史戚继光传》还是《明穆宗实录》都记载有关这部分前往蓟州的浙军是新招募的,以备戚继光训练,而并非原先用来备倭之兵。所以从这里来看,所谓的“戚家军”并非特指某一支明军部队,而是当时之人对戚继光所统领的英勇善战的抗倭英雄们的美称而已。而如果从明朝官方的角度来讲,“戚继光”所指代也并非是具体的军队,而是一场并不算太彻底的军事改革。所以可以这么说,现在人们语境中的戚家军,实际上在东南沿海的倭患逐渐平息之后,就已经逐渐归于沉寂了。而戚继光作为明朝数一数二的名将,他大放异彩的地方是明王朝的北境。隆庆二年五月,戚继光以都督同知之职管辖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之事,后来任蓟州总兵,三镇总兵以下的军官都须听其号令。戚继光到职之后,主要做的就是三件事:练兵、打仗、修长城。

黄崖关长城的戚继光雕像。

明朝北方边军骑兵。

今天以天津蓟县黄崖关长城为代表的一批明代长城遗存,大多出自于戚继光的手笔,戚继光巡视蓟州边墙之后,说“蓟镇边垣,延袤二千里,一瑕则百坚皆瑕。比来岁修岁圮,徒费无益。请跨墙为台,脾睨四达。台高五丈,虚中为三层,台宿百人,铠仗糗粮具备。令成卒画地受工,先建千二百座”。

黄崖关长城。

跨墙为台,脾睨四达。台高五丈,虚中为三层”这就是今天咱们去长城旅行的时候看到的长城敌台,戚继光在《练兵纪效敌台解》中写道:旧长城的墙体是很低矮的,在长城线上有砖石小台,互不相联系。这样虚弱的防御一旦遭到进攻必然被攻破,所以要重新修筑长城,修长城必然要修空心敌台。空心敌台高三丈到四丈,周围面阔十二丈,大的可以达到十七八丈台内百总一名,副手二人,驻守主客官兵三五十人,包括五到六名南兵,台内火器包括:弗朗机八架、子铳七十二个、铁快枪八杆、石炮五十个、火绳二十根、火箭五百枝,守台士兵火器相应的弹药以及冷兵器都需配齐。修筑者应该根据地形决定两台之间的距离,以高而厚重的长墙相连,长墙又有女墙。这就是咱们今天看到的明长城的模样,可以说,戚继光彻底改变了明长城的面貌。

黄崖关长城。

再说练兵,戚继光他老人家出的兵书主要是两本,一本是《纪效新书》,另一本是上文提到的《练兵纪实》。两本书内容都非常多,就说一说戚继光的战车阵吧,这其实也是后来浙江士兵在浑河对抗后金八旗军队的主要战术。其实《练兵纪实》中有关车营的内容也是非常多的,咱在这篇文章只能大概的说一下,毕竟文章的篇幅是有限的。

黄崖关长城。

车营每营有一百二十八辆车,除此之外还有:中军望竿车一辆、将台车一辆、鼓车两辆、大将军炮车四辆、火箭车四辆、弹药车四辆。每营官兵人数三千,战斗兵员两千七百人,每车人数大致在二十人左右,按实际情况变更。每车有车正一人,队长一人,六人为佛郎机炮手,每人领刀棍一杆作为防身武器,三人管一架,每车有两架佛郎机炮,又有两个人管射火箭,一人有一柄镗鈀,还有舵工若干人。每辆车有一奇兵队。奇兵队有队长一名;鸟铳手四名,每人有一柄长刀作为近战武器;藤牌手和镗鈀手各两人;负责挑粮食士兵一人。 书中还记载了一种轻型战车,利于长途作战。每营二百一十六辆,列阵时每面五十四辆。每车有车正一名,火铳手两名,火箭手两名,弗朗机炮手两名,火兵一名,出阵时,发各车正大旗一面,阵图一张,以此指挥。不过,戚继光车营的火器力量编制距离明清战争已经过了四十年,这样的火力放在隆万年间对付蒙古骑兵还算是游刃有余,对付数量众多,而且拥有火器的后金军就有一些力不从心了。

后金骑兵。

长城沿线出土的佛朗机炮。

长城修了,兵练好了,自然战无不胜。戚继光担任蓟州总兵十几年,蓟州的边防那是十分稳固。完全可以这么说,戚继光在大明帝国北疆贡献的含金量是要比平定倭患要高的。毕竟从宏观角度上来讲,倭寇并不是明朝的心腹之患,而游牧军事集团却是时时刻刻威胁着明朝在北方的统治。当然了,这并不是说戚继光等人平定倭寇之乱不值一提。明朝政府对“嘉靖大倭寇”的剿杀,最大程度地降低了倭寇以及海盗对于沿海居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威胁,这样的功绩是应该为后人所铭记的。

明朝守军使用的一次性石炮。

最后说一下蓟镇明朝南军的情况,蓟州南兵主要分三营:东路南兵营,有参将一员,中军一员,千总把总一百六十员,额定兵力两千四百九十六人,防守山海、石门、燕河、台 头四处隘口;中路南兵营,有副总兵一员,中军一员,千把总九十五员,额定兵力四千一百零七名,守卫太平、喜峰、马兰、松棚四处隘口;西路南兵营,有副总兵或者参将一员,中军一员,千总把总一百员,额定兵力有三千二百一十名,守卫曹家、墙子、石塘、古北四处隘口,三营兵力合计万余人,这是万历初年的数字。实际上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万历朝鲜战争期间的蓟州南军兵变的影响其实并没有那么大,蓟州等地依旧有南军驻守,一直到崇祯四年的长山之战,明朝监军张春用来对抗皇太极的车营之中仍然有大量的浙江士兵。

蛇纹石

和田玉的价格